400-0723815

18118397268

Banner
主页 > 新闻动态 >

百度进城一周年

  去年4月,百度Apollo推出了ACE交通引擎,以自动驾驶、车路协同、高效出行三者为核心,为国内各大城市提供了一套涵盖智能信控、自动驾驶、交通治理等一系列具体应用的智能交通解决方案,并迅速与北京、广州、重庆、南京、保定等地签署了合作协议。

  时至今日,ACE引擎刚好发布了一年多的时间,与各地签署的合作协议也相继完成部署,在国内掀起了一场“智能交通”落地潮流。

  步入黄埔,百度Apollo的无人共享车、无人公交、无人小巴和无人配送车等多车型正在不同路线行使;车路协同系统可为自动驾驶车辆提供路况信息;百度地图可显示红绿灯读秒,并语音视频提醒前方路况;交管部门还能对泥头车等特殊车辆实现精细化管理

  在百度智能交通部门方面看来,黄埔项目是其智能交通项目落地之“高地”——既将ACE方案实现了部署,又将其打造成了城市智能交通运营平台。基于该平台产生的交通数据,为各类面向C端、B端和G端的智能交通应用提供了诞生和持续演进的土壤。

  与过去只能实现单一功能的智能交通项目不同,广州黄埔项目显然已经成为了国内智能交通项目的“新样板间”。

  那么百度为什么能跟广州黄埔走到一起?ACE引擎给黄埔区的民众带来了哪些出行新体验?一年来百度在智能交通领域又实现了怎样的成绩呢?

  带着这些问题,车东西日前与百度项目组的核心人员进行了一场深入交流,找到了答案。

  今年5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与工信部发布《关于确定智慧城市基础设施与智能网联汽车协同发展第一批试点城市的通知》,北京、广州、上海等六城被确定为首批试点城市。

  其实在上述文件发布之前,广州就走在了全国前列。2020年夏天,百度ACE引擎发布后不久,百度就跟广州黄埔区签订了落地协议。再加上试点城市的光环,黄埔项目自然成了省市区三级政府的重点关注目标。

  在项目落地的过程中,有的领导甚至凌晨一两点还在批阅文件,百度项目组的工作人员开会到深夜更是成了家常便饭。但是在很多参与了项目建设的人看来,黄埔智能交通项目的推进过程虽然辛苦,但最终结果非常值得骄傲。

  经常能在乘车的过程中听到出租车司机惊叹:“这里的百度地图能显示红绿灯倒计时,只有这里才能用。”后来了解到,司机口中所说的正是百度黄埔智能交通项目的一个子功能——将交通信息实时同步至百度地图APP或是度小镜智能后视镜。

  除了红绿灯,其还能同步前方交通信息的视频片段,让用户看到前方为什么堵车;给出绿波车速建议,让驾驶员以该速度行时刚好每个路口遇到的都是绿灯等。

  百度项目组的工作人员告诉车东西,广州黄埔的政府领导非常重视科技对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效果,希望部署的技术真有用,而不是简单的作秀。“当地有一位领导喜欢去逛菜市场,目的就是要亲眼去看看、去听听老百姓的生活是否有提升。”

  关于广州项目,广州黄埔的政府领导曾提出 “能不能让无人车在黄埔区内随意行使,让老百姓出门就能打到车?”

  基于ACE引擎的车路协同能力,百度实现了这个想法。在今年春节广州花市期间,黄埔的居民不仅能打到无人出租车,还能乘坐阿波龙无人巴士和无人公交,或者使用无人驾驶零售车购买物品。

  “这可是百度第一个多种无人车同时行车的区域。”百度项目组的工作人员自豪得说道。此外,ACE引擎还在特种车辆管理和解决出行痛点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基于路端感知能力和车端的智能后视镜度小镜,百度帮助黄埔交管部门实现了对泥头车、渣土车的精细化管理,系统可准确识别这类特殊车辆的违法行为并追踪到具体司机。在日常开车时还有一个常见的痛点,就是前方的公交车等大型车辆会阻碍后车的视野,致使其看不到红绿灯信息。

  百度ACE解决了这个痛点。其在黄埔的公交车尾部装上了显示屏,将前方等灯车辆排队信息显示在屏幕上,让后车能具备了“透视”能力。

  正是有了这一系列颇具未来感的功能,才会让出租车司机不由自主地说出“赶紧买房,这里肯定涨。”“刚开始没当回事儿,但后来我还线块。”百度项目组的工作人员打趣道,“学区房之后,智能网联房也出炉了。

  去年4月,百度ACE交通引擎发布之后,百度与多个城市先后签署了落地协议。其中又以广州黄埔项目最为重磅,签约金额高达4.6亿元。

  一方面,这是百度去年拿下的最大智能交通订单。另一方面也创下了互联网公司参与智能交通项目的规模之最。

  但值得注意的是,智能交通并不是最近一两年才有的新名词,黄埔为什么选择了百度?“因为我们想法一致。”面对车东西的问题,百度项目组的工作人员说道。

  据他向车东西回忆,百度集团在2020年5月跟广州市签署约一个涉及多方业务的框架合作协议。随后百度的智能交通事业部在6月份开始跟广州的地方国企——信科集团接触。

  后者在过去10年来一直在探索智能交通技术,进行了不少基础设施建设工作。当时信科集团正在思考如何将建好的智能交通的基础设施运营起来,在了解到百度ACE的能力和理念后,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合作,就有了前面看到的黄埔智能交通图景。

  他告诉车东西,过去的智能交通建设都是项目制——软硬件部署完毕后只为实现一个或多个特定目标。当需要新功能或是老功能需要升级时就会束手无策,跟不上时代。

  百度ACE采取的“底座+引擎+应用”部署模式则刚好解决了这一问题。最底层是“车”、“路”、“云”、“图”等数字交通基础设施,包括小度车载 OS、飞桨、百度智能云、百度地图,中间层是自动驾驶和车路协同两大引擎。

  基于底座和引擎,最终再开发出具体应用,例如基于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出无人出租、自动驾驶物流、自主代客泊车等应用;基于车路协同,开发智能公交、智能信控系统等。

  因为基于同一个底座开发,不同应用之间可以共享数据。同时顶层应用也可以持续迭代和升级。

  智能交通系统在实现智能信控、绿波出行、车路协同自动驾驶等具体功能的同时,也会源源不断的产生交通数据。如何将这些数据运营起来,产生更大的价值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百度看来,智能交通跟通信领域类似,应该存在着运营商这一角色——一方面将城市内的交通信息汇聚起来并对外提供服务。另一方面也要接受老百姓的监督与投诉,不断提升运营水平,改进交通的效率与安全性。

  李彦宏在去年两会期间也谈论过城市交通运营商的话题。他认为,电信行业因为运营商的存在而变的高效,经济效益也更好。目前智能城市的建设已经成熟,但却缺乏相应的运营技术。

  百度在广州黄埔落地的这套智能交通方案,除了可实现数据共享互通,还切实地探索了智能交通运营商模式。

  部署ACE引擎时,其既规划好了数据结构,又做好了各种数据协议和接口,方便更多的企业、政府部门利用这些数据。

  其跟广州地方国企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专门用来运营交通数据,并探索数据运营的商业模式。

  比如广州政府开发的政务业务服务平台,就能够连接黄埔的数字底座,并调用百度ACE的交通数据。

  总结来说,百度能够拿下广州黄埔智能交通项目,最重要的两点就是互联互通的建设模式,以及数字交通的持续运营能力,这与此前项目制的智能交通建设逻辑有了本质区别,堪称国内交通交通领域的新一代样板工程。

  去年4月,百度发布了智能交通解决方案“ACE引擎”,并在当年夏天与广州黄埔等地密集签署了落地协议。

  如果将去年夏天算作百度正式涉足智能交通市场的起点,那么最近刚好是百度进城(入局智能交通市场)一周年之际。

  过去一年里,除了广州项目,ACE引擎还在北京、长沙、保定、沧州、成都、南京、上海、阳泉、重庆、郑州、银川、合肥、武汉、大连等二十多个城市开展落地实践。

  在百度看来,智能交通的技术路径分为“数字化升级、网联化转型、自动化变革”三个方面。广州项目属于同时覆盖上述“三化”的综合性项目,而在其他城市落地的智能交通方案则各有侧重。

  比如长沙偏向于“自动化变革”,有很多自动驾驶测试车辆在跑;保定偏向于“数字化升级”,通过交管数字化提升和管理效率和城市通行效率。

  2019年12月和2020年12月,百度以合计约1.9亿元连续拿下两期保定“AI交管大脑”建设项目。

  据了解,百度在保定市4条主干道84个路口建设了智能信号控制系统,可根据车流量自适应调整信号灯读秒,单个路口每日调整次数达到300次。优化后主干道行车速度平均提升3.3km/h、停车次数降低了26%,保定市整体交通效率提升20~30%。

  百度项目组的工作人员告诉车东西,除了城市内的智能交通项目,百度也正在组建团队进军智慧高速市场,目前和一些省市的高速公路管理集团都建立了合作关系。

  城市之外,百度还积极参与了北京、上海、合肥、重庆、成都、银川、阳泉等国内自动驾驶、车路协同测试区(场)的智能交通集成项目。

  2020年,百度参与了北京亦庄网联云控式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建设工作,在示范区核心区域12.1公里建设了28个智能路口,用以支持L4级高等级自动驾驶车辆的规划运行,并且还能向下兼容低级别自动驾驶车辆的测试运营和车联网应用场景实现。

  过去一年里,Apollo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外界证明,百度玩出行不只有自动驾驶,还有智能交通。

  这里还有一个关键问题,现阶段智能交通项目多由政府买单,这些项目到底是政绩工程、面子工程,还是真有用呢?

  在谈及该话题时,百度项目组的工作人员这样和车东西说道,“百度搞智能交通的核心原则就是对结果负责,用数据说话。广州政府也接触了多个智能交通项目,在其中对我们的评价是最高的。”

  百度智能交通内部人士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百度做智能交通追求持续性,核心就是要创造真真实实的价值,具体表现就是提升交通的安全性、提升交通的效率、提升老百姓出行的感受。

  经过多年的发展,自动驾驶已经成为百度最重要的创新业务。但在过去一年里,借着新基建的春风,百度显然已经孵化出了智能交通这个新增长极,与自动驾驶技术一道,成为百度拥抱智能汽车时代的两大关键支撑。

  百度项目组的工作人员向车东西透露,IDG旗下智能交通事业部虽然成立较晚,但现在已经有上千人,可见百度对其重视程度之高。

  那么问题来了,智能交通作为百度的“后起业务”,为什么能够在一年内迅速获得国内二十多个城市的认可,实现飞速发展呢?

  百度集团方面人员此前告诉车东西,一些智能交通应用看起来相似,但“魔鬼在细节”。

  比如城市做交通信号灯控制的感应式智能优化需要用摄像头预测车辆到达停止线的时间,但此前各家的做法是用虚拟截面来静态判断,平均误差可达0.8秒。而百度则把无人车上常用的连续帧技术搬了过来,平均误差仅为0.3秒。

  感知是智能交通系统的基础能力,这里需要用到多种人工智能技术,而研发人工智能技术又需要海量实际数据予以支撑。

  截止今年6月,百度L4级自动驾驶车辆的实际路测里程已经超过1200万公里,不仅在国内遥遥领先,在全球也仅仅落后于谷歌Waymo。正是这种测试规模才培育出了极强的感知能力,这也是其他企业根本无法望其项背的技术优势。

  此外,百度在2016年开始布局车路协同全栈研发,在路端感知、V2X通信以及边缘计算等方面积累了宝贵经验和技术优势,并且推出了纯粹依靠路端感知和决策的车路协同自动驾驶方案——Apollo Air计划,又为其智能交通方案提供了有力支撑。

  在百度ACE引擎的架构图里,自动驾驶和车路协同是其两大核心引擎。在底部则是“车路云图”四大数字底座。

  车的方面,百度拥有国内最大规模的自动驾驶测试车队,还有小度车载OS、Carlife映射系统和度小镜,并跟几十个车企实现了智能车联方面的合作。

  路的方面,百度拥有自研的路端感知和通信方案,并且还投资入股了传感器与传统智能交通厂商。

  百度云在中国 AI 公有云服务市场连续三年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百度地图是百度地图拥有海量路网和位置信息,以及数亿用户。

  这些基础技术和要素组合起来,则可以支撑自动驾驶车辆和车路协同技术的研发,并最终衍生出智能信控、智能车联、无人出租车等智能交通应用。

  也正是因为这种架构以及百度对智能交通运营商的前沿思考与布局,Apollo用了仅仅一年的时间,就迅速摸索出了智能交通的新康庄大道。